一部《世界史》中最浓重的一章恐怕就是基督教传至欧洲,使得欧洲代替了东方的中国成为世界文明中心的这段历程。可以说,如果没有基督教,欧洲决无今天高度文明的水平。中国虽然在崛起,但是她的统治阶层越来越意识到这个国家没有一个能主导人们思想和道德建树的核心信仰体系,所以才有近年来官媒对于推广中华传统美德的连续不断的呼吁。

《圣经•新约》的《使徒行传》中,为何圣灵偏偏要引导保罗从以色列前往欧洲去传道,而避开了亚细亚呢?《使徒行传》中提及圣灵禁止保罗、西拉、提摩太在亚细亚讲道(使徒:16:6),以至于他们要往亚细亚那边去,“耶稣的灵却不许”(使徒:16:7)。

《使徒行传》屡屡提到异象。保罗在夜间异象中看到一马其顿人,求他前往马其顿帮助他们,于是保罗他们开始了欧洲传道之旅(使徒:16:9-10)。

我读到这一段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圣灵如此偏袒欧洲,通过异象改变了保罗一行人的传道路线,使得福音能够扎根于欧洲?虽然后来也有传教士得以长途跋涉前往中国传道,但是毕竟没有圣灵的援助,势单力薄,也不受中国皇帝待见。没有君士坦丁大帝那样自上而下的推广福音,单靠家庭教会、地下教会和零星的华人宣教士,即便是星星之火,也永远难以形成燎原之势。

中华传统美德能取代耶稣的教义吗?传统文化教育能代替宗教吗?我认为不能。虽然中华传统美德和耶稣基督的教导有大量相通之处,如仁爱、谦让、和睦相处、勤俭持家,但是,中国传统价值观中有与基督教相悖的地方,阻碍了这个民族的文明进程,因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精神是以家族为本位,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等级伦理高于民主法治,家族福祉高于社会利益,所以达不到基督教的那种无私奉献、积极进取、造福社会的境界。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以及中国最早的大学、医院,均是教会兴办,而满清王朝推崇的孔孟之道成为拖累中国前进的绊脚石。传统文化精髓固然好,但是墨守成规、固步自封,则是这个民族近现代落后的直接原因。

基督教义中重社会,轻家庭这个观念,是中华传统美德中缺失的。当中国人互相说“恭喜发财”的时候,耶稣的门徒早已经变卖了田产、家业,按人所需,分给各人(使徒:2:44-45;4:34-37)。亚拿尼亚虽然变卖了田产,但是出于私心留了几份银私,遭到彼得谴责(使徒:5:1-4)。到今日,在西方社会,做慈善募捐也是常事,富豪宁可家产全部募捐,也不留给子孙,也不是稀罕之事。假如一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是以家族利益为重,过于看重个人和家族的兴旺,而不遗余力地敛财和囤积物资,那么去兴办教育和医院的钱从哪里出呢?需要知道,教会兴办教育和医院的资金可都是来自教徒的奉献啊!

圣灵先选择了欧洲,自有祂的道理。恐怕当时圣灵意识到皇权政治的中国必是一块顽石,难以攻克,而一团散沙的欧洲,更容易走上政教合一的道路,所以让欧洲先成为文明世界的样本吧!

98188-004-843CD3A7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