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4 00.50.03

人生往往都有停滞不前的时刻,在某些眼光短浅的人眼中,那就好比是电影的永远定格;然而,在有智慧的人眼中,暂时的停顿则是给精神以洗刷的一个机会,因为那每日里奔波于工作和赚钱的人,何曾有闲暇能诵读《圣经》并思考生死之沉重话题呢?

前两天一个受洗没几年的上海朋友拉我去见一个中国大陆基督徒。一谈起基督教,还是华人基督徒老生常谈的那些内容,而且语重心长地要给晚生指教一二。我也不愿意多插话,听他们说,我点头称是即可。这不是贡高我慢(我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不过就是和众人一样都健康活着罢了),而是每个人所处的每个阶段,感兴趣的话题是不一样的。

我最近关注的更多的是基督教复兴和反思的话题。

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是耶稣复活。如果耶稣复活是一个神话,或者是门徒编造的谎言,那么也就谈不上什么基督教信仰。姑且不说抹大拉的马利亚是否看走了眼,也不说门徒如何能够信马利亚的话并一个个从信心动摇到坚定信念并纷纷殉道。退一万步讲,即便耶稣没有复活,仅凭他在世布道的三年所作所为,我也崇拜他。

主要原因之一,倒不是神迹,而是不攀附权势、富贵。他不仅为加利利的迦纳的大臣儿子治好了病(约翰:4:43-52),更给一个病了38年的穷苦人治好了病(约翰:5:1-9),还治好了盲人(约翰:9:1-12),更因怜悯因兄弟去世而悲伤的马利亚而让死人复活(约翰:11:38-44)。耶稣周围的人基本上都是中产阶级以下人士,一群渔夫,当然,像彼得那样自家住房面积十分宽敞(考古证实),并能够雇人打渔的不算赤贫,但决非大富大贵之人。现实生活中有多少“精神领袖”能够做到惜老怜贫呢?不久前那个上海女士带了一个北京牧师来参加我们一个聚餐,反复告诉我说是牧师给我“面子”,什么叫给“面子”呢?难道我们必须是非富即贵的人,牧师来做客,才不叫给我们“面子”吗?

原因之二,明明预知将有人出卖他,也预知彼得会在鸡鸣之前三次不认他,他有嗔怪之意,却无嗔恨之心。什么样的人才能有这种胸怀?我遇到过背后伤害过我的人,无非就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或者出于防备或猜忌无端把我往坏处想了,所以以主耶稣为榜样,我一念之间也原谅了所有这些人。

原因之三,预知自己将受刑,本可以逃避,但是为了替众生赎罪,还是去承受,这需要何等的勇气?凭主耶稣的神迹,要逃离受刑还不易如反掌?他没有刻意逃离,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他还是去承受了。世上没有比把人当众钉在十字架上而折磨人、羞辱人的酷刑了。现实生活中,有人若想毁谤你,无非就是要把你钉在十字架上,那就让他们去做吧。在受了那极大的羞辱和折磨后,你就有福了!和耶稣相比,有什么辱不能忍的呢?

所以,即便耶稣没有复活,我依然崇拜他。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